冷灰
24号
启体

断桥残雪 173:游地府作茧自缚

作者:风影摇曳字数:3238更新时间:2018-02-15 23:43

歌诀有云:何为死作令神泣,忽之祸乡三灵役,是为三灵六通之术。

白素贞师承黎山老母门下,修行几近两千载,除却“三味真火”之外,这“三灵六通之术”也是得自黎山老母的真传,此番掐指算来,已然明悟这侍女香雪前往玉皇山玉龙道院,乃是有高人在背后指点。

“姐姐,到底是谁在背后算计我们?”

道家的法术皆非一日之功,虽得白素贞的耳提面授,现如今岑碧青只是粗通这“三灵六通之术”,待白素贞睁开了那灿然的星光水眸,已然脱口而出问道。

“小青,白福在何处?”

白素贞峨眉微蹙,已然不及与妹妹小青细说分明,忧心忡忡且是心急火燎的问道。

那侍女香雪摆下三牲供品在十殿阎罗秦广王蒋的神像前长跪不起,阎君发怒定会斥责黑白无常尸位素餐,今夜黑白无常便会前来拘押白福的魂魄,前往地府明正典刑。

“白福?”

岑碧青从未见过温婉贤淑的姐姐会焦虑成如此模样,心中不解却也不敢追问,忙回答道:“白福跟许相公去药铺了,这个时辰也该回来了吧?”

“小青!”

白素贞本是冰雪聪明的女子,此刻心中虽慌不乱,与此大劫临头之际,也只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急声说道:“你赶紧去药铺让白福和官人回来,今夜黑白无常就会前来缉拿白福去地府!”

“什么!好的!”

岑碧青惊呼出声,却也知晓姐姐白素贞道行高深、能掐会算,此刻事关白福的劫难,也不敢怠慢,忙起身便要朝厢房外走去。

“娘子......,娘子......,我回来了!”

远在庭院之中,便传来包文正并不常见的长呼声,那语调之中夹杂着欢喜和愉悦,却是包文正也如邀月宫主一般可聆听百丈之内的飞花落叶之声,听到白素贞指派小青前往药铺,刻意长呼出声。

庭院中,那一袭直綴长衫的少年郎脚步匆匆,面带愉悦的笑容快步走向了厢房之中,却是不解素来端庄贤淑的白素贞,何以如此心急火燎的指派小青前去药铺寻自己回来。

“官人,你且坐下......”

白素贞顺着推开的房门已然瞧见了白福的身影,那紧悬着的心这才稍微放下一些,而后叹了口气细说端详,言道:“官人,那天昌仙子的侍女香雪,不知得了哪位高人的指点,前去玉皇山的玉龙道院寻到了阴曹地府阎罗真君的神像,摆下了三牲供品且长跪不起,求秦广王将白福拘押回地府......”

包文正知晓自家娘子白素贞言词意犹未尽,是顾及到了自己的颜面,未曾提及这侍女香雪为何偏偏跟游离鬼白福过不去,无非是自家曾授意白福,以后不想再看见这个女子,所以白福这才施展浅薄的法术,令那侍女香雪得了失心疯。

若不是顾及自家娘子白素贞心底纯善,定然不喜自家坏人性命,当初若是索性杀了这侍女香雪,今日哪里还有这么许多麻烦......

“姐姐,白福若是被黑白无常抓回地府,数罪并罚定然吃尽苦头,你可要救救他啊!”

岑碧青当即眉头紧锁、花容失色,拉着白素贞的衣袖,哀求说道。

小青和五鬼意气相投,饮酒作乐在阳世厮混了几十载,昔日清波门双茶巷白府燃起大火,白禄、白寿等四个兄弟已然是灰飞烟灭,虽知乃是瑶池七仙阁的天昌仙子所为,却也无可奈何......

是以,哪怕豁出性命,也绝不能任由黑白无常将白福拘押回地府!

白素贞峨眉微蹙,踱步沉思片刻,叹了口气说道:“小青,你先把白福的魂魄,藏在画像中观世音菩萨的玉净瓶里,观世音菩萨慈悲为怀、普度众生,那黑白无常必定不敢在菩萨面前不敬!”

白素贞言及观世音菩萨之时,非但脸上流露出虔诚之色,那纤细白皙的双手也在胸前合十,而后面色一整,凝望着庭院中大门的方向,说道:“先礼后兵,如果黑白无常誓不罢休,那就只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这语调已然稍显冷冽,大有不惜一战之势!

“好,我这就去!”

岑碧青自是以白素贞马首是瞻,颔首应下之后,脚步匆匆的推开了房门,径自前往庭院之中寻白福去了。

“......”

包文正聆听至今一言不发,先前是知晓自家娘子白素贞冰雪聪明,又是黎山老母座下的亲传弟子,正所谓一人计短,二人计长,或许会有更妥善的办法;而聆听到此刻依旧沉默,却是心中暗自叹息......

“娘子,那黑白无常也是得道的阴神,奉十殿阎君之一秦广王之命前来拘拿白福,若是今夜无功而返,只怕明夜来的便不止是黑白无常了?”

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平心而论,渐近惊蛰之日,包文正本不愿多生枝节,在瑶池的蟠桃宴上本就与秦广王蒋有一面之缘,今夜写一封书信令白福送呈秦广王蒋的面前,想必便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只是这言词却不便说出,只因自成亲之日起,为了夫妻和睦相处,那阴狠毒辣的性子便已尽数收敛,以至于现如今骑虎难下,唯有一语双关,以相询的口吻说道。

“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白素贞语调之中稍显落寞,又岂能不知今夜即便是仗着“三味真火”将黑白无常驱逐,秦广王蒋受人香火震怒之下,势必派遣伏魔大将军钟馗或者是判官崔钰前来。

闻弦音而知雅意,包文正已然知晓自家娘子白素贞心意已决,再行规劝也是无益,反而令白素贞小觑了自家的心性,心中暗自叹息之余,这才踱步行至这窗棂之前,望着那几支娇艳的梅花迎风微动,思索起如何将此事妥善处理......

宝石山前玄坛真君赵公明曾言及,请赎小神甲胄在身,不便施以全礼,可见现如今在天庭之中,自家依旧是上统诸星、中御万法、下领酆都的中天北极紫微大帝。

但,若是以紫薇大帝的位份,令秦广王蒋将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只怕明日天庭便有神仙降临凡尘,恭请自家重返南天门,届时百辞莫辩,又该如何自处?

除非......

抬手间,一道淡淡的清光将这厢房遮掩,那是包文正得自《上清大洞真经》中的“上清仙光”,得万寿山五庄观的“人参果”残余的草木灵气修成,但碍于道行低微这“上清仙光”的奥妙也只能施展十之一二,但在明面上而言,却也无人敢明目张胆的欺到金鳌岛碧游宫的截教首徒身上!

“娘子,今夜我元神出窍,前往酆都城面见秦广王蒋,将此事妥善处理!”

包文正心中升起了借助阴曹地府的阴司正神,与惊蛰之日诛杀金山寺法海的念头,将这番筹谋仔细的推敲一番之后,这其中的纰漏却还需要自家娘子白素贞去补救,于是接着言道:“我在天庭瑶池的蟠桃宴上,与酆都城的秦广王蒋有一面之缘,料想他必定会卖我几分薄面.......”

“若是以天庭的位份而言,此事自然轻而易举,但只怕明日我便要重返南天门,而我不舍与娘子分离!”

包文正踱步行至了白素贞的身侧,伸手握住那纤细白皙的柔荑,柔声说道:“天上一日,地上一年,此行前往酆都城,若我料想不差的话,最多半月的光景,便可传到天庭之中......”

“三日后,你便前往阴曹地府寻我回来,我此行只消不以天庭的位份行事,天庭便没有借口和理由将此事坐实,你我夫妻便能人间长相厮守!”

那集世间美貌和优雅以及高贵为一身的女子,此刻依偎在这眉清目秀的少年郎君肩头,这一番担当之中所说的甜言蜜语,着实令这修道几近两千载的白素贞,为之心中甜蜜不已,欢喜不尽。

“官人,三日后我便去阴曹地府,我便是抢,也要把你带回来!”

白素贞虽然心底纯善,且向来与人为善,但是此事事关自家的官人,关乎到夫妻二人是否能长相厮守,甚至关乎到肚子里的孩子,那眉宇之间也平添了几分执着,以及一分若有似无的煞气。

“想不到未及深夜,这黑白无常便已然登门了......”

包文正揽着白素贞那纤细的腰肢,嗅着那如兰似麝且百闻不严的体香,望着那夜色之中、庭院之外驾驭阴风飘忽而来的身形,叹息言道。

夜色之中,骤起阴风阵阵,与这虚空之中却是阴曹地府的阴司正神,无常殿的黑白无常二位真君。

黑无常范无救则是身材矮小却又身宽体胖,犹如水缸一般,肤色犹若黑炭一般且是满面怒容,亦是千载不变,那高尖的黑帽与黑衣浑然一色,其上也书写“天下太平”四个大字,手持法器“哭丧棒”也是专打恶鬼,另一手更有法器“拘魂令”隐隐闪烁着乌黑的光泽......

“白素贞,本神君知晓你是黎山老母座下弟子,但今日那游离鬼白福,你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

黑无常怒火中烧,今日有阳人摆下三牲供品,在十殿阎罗真君秦广王处,状告阳间有厉鬼为祸百姓,而这将阳间的阴魂带至地府本是黑白无常的职责所在,秦广王雷霆震怒将黑白无常斥责的狗血淋头,是以此刻黑无常疾言厉色的喝道。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