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起点剑 第860章 本源真身

作者:沧澜波涛短字数:3078更新时间:2017-04-02 18:56:34

此时的夸父就好像得了帕金森的病人一样,不断的挥舞着自己的手臂,想要将手上的固寒给甩出去。但固寒就是牢牢的钉死在夸父的手背上,就是无法甩开。

忽地,夸父抽出自己的左手,用力的打在右手手背上,想要像拍死苍蝇一样将自己手背上的固寒给拍死。

可惜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看到呼啸而来的左手手掌,固寒早有准备。他用清贫剑在夸父的手背上撕开一个大口子,然后皱着眉头整个身子钻入这个口子里面,整个身体就埋入了夸父的手掌之中。而夸父的这一巴掌自然只能够打在自己鲜血淋漓的手背之上,压根就没有伤到固寒一分一毫。

“啊!”夸父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声,因为钻进夸父皮肉里面的固寒并没有闲着,手中的清贫剑将夸父的手掌捅了个对穿,原本只是手背受伤的夸父连手心也裂开了。

“小畜生!这是你逼我的!”夸父怒吼一声,藏在夸父血肉之中的固寒忽然发现自己身边的夸父的骨头开始膨胀起来。看到这一幕的固寒已经反应的非常迅速了,他立刻想要从血肉之中冲出来。

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刚才因为藏在血肉之中避过了夸父的拍打,但同样因为此时藏在血肉之中,阻力远远大于空气,导致此时的固寒根本没有办法快速的从夸父的血肉之中脱离。

所以固寒只有大半个身体逃了出来,可最后双脚却被急速增生的骨头死死的卡住,动弹不得。

在树冠上看到这一幕的流年凛立刻焦急了起来,她对固寒大声喊道“固寒小心!这是夸父要变化本源真身了!你必须从他的身体中离开,否则你会被他给夹死的!”

其实不用流年凛说,固寒也知道夸父是要变化本源真身。十二巫族部落虽然平日里都以半人半兽的形象见人,而大巫更是能够挣脱兽的形象,单纯以人的形象出现在世人面前。

但每一个大巫却都有自己的本源真身,这种本源真身来自于赐给他们血脉的祖巫,相当于召唤出了祖巫的真身。大巫一旦使用本源真身之后,实力能够得到极大的增强,从陨级的层次迈入宇级的层次,硬生生的跨越了一个巨大的境界,由此可见本源真身的强大!

只不过大巫并不能时常将自己的本源真身给召唤出来,就像固玄武使用混沌开天需要消耗自己的灵魂一样。使用本源真身也会消耗大巫的精血。

大巫的本源真身强则强矣,但一旦变化消失,大巫就会瞬间进入虚弱状态,只有进入祖巫精血之中休养个几个月才能恢复。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关头,大巫是不会使用本源真身的。

本来按照固寒的估算,此时的夸父是不应该使用本源真身的。因为自己虽然将夸父的手掌搅成了一团乱泥,但这仅仅也只是一个手掌而已。哪怕对于人类而言,砍掉一个手掌也不过是残疾而已,并不能够造成什么致命的伤害。而对于巫族来说,他们的身体可以再生,只要修养足够长的时间,被斩断的手掌也能自动复原。所以眼前的状况对于夸父来说根本算不上万不得已的关头,夸父不应该使用出自己的本源真身才对。

可惜固寒到底还是不了解巫族,他用理性和利益的得失来计算巫族的应对,却没有考虑到巫族的本性。巫族的性格天生暴虐,一点点微小的事情都能隐瞒他们的怒火,而一旦他们发怒之后就会完全迷失自己的理智,变成一个只会战斗的怪物。

而每个部落的性格特点又不一样,有一些部落的理智更强一些,比如帝江部落,玄冥部落,后土部落等等。而有些部落则会更加的暴躁,比如祝融部落,共工部落,以及这个強良部落。

固寒对于夸父手掌的攻击虽然没有对跨服照成致命的伤害,但所谓十指连心,对于夸父造成的痛苦却是致命的。如此剧烈的痛苦加上夸父的爆脾气,自然而然就让夸父进入了巨大的愤怒之中,怒火占据了夸父全部的心神,他也就顾不得什么本源真身的后遗症了,只要能够弄死这个人类,夸父什么都可以去做。

而夸父一旦开始变化本源真身,整个身体自然会发生巨大的变化,那些伤口也会在变化之中自动愈合。

跨父的本源真身是一种类似于树精的生物,他的身躯变成了一颗几十米粗的桃木树干,双腿变成了密密麻麻的根须,双手则变成了两根十米多粗的树枝,上面长满了一颗颗翠绿的枝桠。

此时的固寒膝盖以下的部位扎根在树枝里面,而固寒的身体则笔直地露在外面,看上去就如同一根长在树干上的枝桠一样。

固寒试着想要将自己的脚给挣扎出来,但双脚就如同被困在沼泽中一样,而没有剑素的固寒,双脚的力量只是比平凡人要大一点点而已,如何可能从树枝中挣扎出来?

固寒想要用清贫剑将困住自己脚的部分树枝给挖出来,可是清贫剑再刺入树枝之后,就如同剑入泥沙之中。虽然进去得非常轻松,割裂的也非常轻松。可是清贫前脚割出的口子,后脚却自动愈合了,哪怕固寒用再快的速度切割,伤口也会在瞬间愈合,几剑下去固寒的脚还是纹丝不动,活生生的被限制在了夸父真正的身体里面。

“人类!我要活活捏死你!”看到固寒被困在自己的爪子上,夸父发出了疯狂的大笑声。与固寒身边的几根枝桠忽然开始急速生长起来,变成了一根根坚韧柔软的藤鞭,就如同包裹木乃伊的亚麻布一样,一圈一圈的将固寒的身体给捆住,最后彻彻底底的将固寒给包裹成了一具木乃伊。

“给我死吧!”当固寒被彻底包裹住之后,那些藤鞭就如同一条巨蛇一般,开始收缩勒紧,想要像夸父刚才说的一样,活活的将固寒给捏死。

此时的固寒体验到了刚才夸父的痛苦,他感觉自己的每一寸皮肤和五脏六腑都开始向体内挤压,他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体内一根根骨头的断裂声,带来了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剧痛。

不过此时剧痛对于固寒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固寒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在这种情况下活下去,可惜就算是固寒,面对这种情况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什么绝地反击的好主意出来。

固寒就好像一袋小浣熊干脆面,正要被一个人隔着包装袋给捏成一袋子碎面饼。

“固寒!!!!”流年凛发出一声凄惨的呼唤,她似乎已经看见固寒被夸父给捏成一袋碎了的方便面的场景。流年凛来不及犹豫了,她将穿在自己身上的固寒的衣服给脱掉,然后再一次拉出自己的吊坠。看来流年凛已经下定决心要使用她的杀手锏了,也不知道这个吊坠到底有什么作用!

可惜,流年凛似乎还是没有到使用这个杀手锏的时候,因为只是一个漆黑的枪杆出现在了流年凛的身边。

“你给我闪开!”流年凛听到了固玄武的声音,只不过和之前的固玄武相比,此时的固玄武声音变得极为冷漠,如同一个冰山美人一般。

“玄武小姐,你这是……”流年凛转过头,就瞬间愣住了,因为她发现,此时的固玄武和刚才的固玄武似乎已经完全不同。

虽然两个固玄武的面容没有变化,但固玄武的衣服和发饰却彻底变了。原本的固玄武穿着干净利落,身上一剑衬衫,下身一条休闲裤,一看就是简单利落的持剑者打扮。

但是此时的固玄武变了一身装扮,上身穿着一件深红色军装制服,下身一件黑料白边的蕾丝超短裙,一双修长完美的长腿上还过这一双雪白的丝袜,手中握住一把双管后膛枪。是的没有错,此时的固玄武已经换成了在城外被天使追杀时穿的服装。

“爸爸?”流年凛听到固玄武的这个称谓更加觉得耳聋了,不过她忽然想起了那天在豫章市大侵袭的时候,固寒在自己识海里面,在那个名为慈父店的场景里面……似乎在那里,自己管固寒叫爸爸也叫的很开心的样子。

“这个固寒果然是个变态……居然调教自己的妹妹说这种话!”流年凛在自己的心中顿时将固寒给狠狠的臭骂了一顿。

“砰!”就在流年凛臭骂的时候,耳边传来了枪炮轰鸣的声音,流年凛一转头,就看见固玄武手中的枪管冒着硝烟,而那个牢牢捆绑住固寒的藤鞭,则被打出了一片漆黑的窟窿。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